静静交谈,默默欢喜。
A student at 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GWU).
Living and studying around Washington D.C.
A photographer from China.
新浪微博:@StillAlive麻团 ins:JasonZhang_BYR

2015年我最喜爱的十张照片 FROM麻团张

    我是麻团。

    2015年也要过去了。因为北京高校摄协best10的活动,自2013年起,做一个摄影的年终总结已成为一个习惯。

    我想了很久要怎么开头,满脑子却都是去年此时,自己写下2014best10的情景。那时的我,临近考研却已经心生退意,犹豫彷徨了很久,半年光阴过去才明白自己心中真正想做的事,也下定决心,要在2015年去做自己热爱的事。

    而我却食言了。

    2015年,我从北邮本科毕业。我没有去做自己热爱的事,选择了gap一年后出国留学。下半年一个人在考英语与忙申请中度过,像14年一样,又一次没有多少时间拿起相机。

    不过,我依旧在拍照。这一年我也走过了一些地方,拍了很多照片,但是绝大部分都没有处理发布出来。大部分是拖延症使然,更多的时候是拍给自己看,独自思索着其中意义,也想着最好的总会是下一张。总结选片之时,曾想将雪藏的照片整理出来,后来想想也作罢。当时没有选中或许就有自己的理由吧,也便决定就用自己当时真正满意的照片来总结这一年。

    我曾对2015年有许多的畅想,但那时的自己却没有想到,这一年却是这样度过的。


一、重拾相机:5。

    1月1日 于 北京 红砖美术馆

    Canon EOS 5D Mark III + Canon EF 16-35mm f/4L IS USM


    2014年因为“准备”考研,整个下半年一直没有时间用单反好好拍照。年末考研结束了,虽然考的很糟糕,上研无望,但同时也意味着空闲时光的到来,解放的心情胜过了考虑未来的念头。那时我也已经决定专心摄影事业,于是把考研结果忘在了一边,从尘封已久的柜子中拿出相机,开始拍照了。2015年的第一天,我和好友阿穆一起来到京郊的红砖美术馆,拍摄建筑内部一些有趣的东西。

    想拍这个地方意欲已久,但一直没有成行;而在那之前已有很多摄影师拍过红砖美术馆,我决意拍摄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之前的半年,虽然没有用5D3拍照,但是自己一直坚持用手机摄影的摄影计划来保持摄影的感觉,或许自己对极简主义的执念在那时占了主导。于是直到我们来到了5号长廊,雪白的墙壁与地面的几何线条的分割与布局也在一瞬间给了我灵感。眼前取景在脑海中形成了一幅极简留白与关键人物点睛的画面。由于美术馆过于冷清,等了半天也没有其他访客走过,于是这个画面中的决定性人物便由阿穆来代劳了。

    2015年让我十分喜爱的第一个作品,不是自己之前一直在拍的风景,而是一个极简主义的小品。尽管半年没有摸相机,但是拍下这张照片后我也发现手机摄影的历练让我对摄影的理解不知不觉又前进了一步。相机的参数操作,电脑后期处理的调节,半年不用,在一开始对我来说竟然有些陌生;但是令我欣喜的是,在这半年,更多的是技艺之外的收获。

    ——【5】2015.1.1 于 北京


二、愿爱无忧:One night in Macau.

    1月6日 于 澳门 大三巴牌坊

    Canon EOS 5D Mark III + Canon EF 70-200mm f/2.8L USM


    一月初,我和北邮摄影社的两位好友:洋葱和谢心飞向南方,先在广州“逛吃”了两天,然后便前往珠海,过海关,来到了澳门。

    这是来到澳门的第一个晚上,洋葱有事先与我们告别,我和谢心两人在威尼斯人逛完赌场后,返回了住处。稍作休息,我们俩决定再出门到大三巴附近逛逛。

    白天,议事亭前地这里并没有给我留下太好的印象,主要是因为晴空万里的暴晒,与人山人海的游客,炎热拥挤之中,实在是少了很多兴致。而此时夜幕降临,大三巴冷清了许多。虽然游客还是不少,但是大家的节奏都慢了下来,散散步吹吹风,一切更显安逸。

    我们最后溜达到大三巴牌坊前休息。我一直思索如何来表现这澳门夜晚的街头巷尾,最后决定在牌坊下用长焦来拍摄对面的街巷:远处的高楼大厦在夜色中显得冷峻;而眼前的街巷灯火通明却也柔和,人来人往,自在而悠闲。

    我支起三脚架换上长焦,拍摄了许多张,但并没有十分满意。直到发现一对年轻的外国情侣在我取景框里面的画面越走越近,然后忽然停了下来,拥吻在一起。

    那一刻,一切都有了意义。我顾不上作为一名单身狗被虐得体无完肤的尴尬,立刻意识到这便是画面中最美的一瞬,便顺势拍下了。这对情侣在澳门大三巴前的拥吻,也成为了我处理、发布这张照片的理由。

    拍摄这张照片的时候,我沉醉于澳门的夜色中,也忍受着身体上劳累的煎熬。出门旅行对我来说是享受同时也是折磨:折磨是因为那时许久不拍照的我太急着想拍出好照片来证明自己,而且拍摄想法又多,需要各式各样的器材来支持,于是出门便背着相机和大大小小各种镜头(本身镜头便不少,又借了别人的长焦),几十斤的大包是器材的准备,同时也是巨大的累赘。沉重的背包让我无法轻松自在地游玩闲逛,白天在暴晒下中暑,又将正宗的苦口凉茶一饮而尽,到了晚上肠胃感冒,备受煎熬,拍下这幅照片后便匆匆回到住处,第二天病的走不动路,幸好有同伴照顾,匆忙离开了澳门。没有在澳门好好呆上几天,这一直是我的遗憾。如果再有机会,我希望自己能够轻装出行,再到澳门的街头巷尾,不为拍照,只为静静地感受这座迷人的城市。

    ——【One night in Macau.】One night in Macau,may love last forever. 2015.1.6 于 澳门


三、山河不语:登云坐看虹入海,扶天遥见一星河。

    1月15日 于 安徽黄山

    Canon EOS 5D Mark III + Sigma 15mm f/2.8 EX DG DIAGONAL Fisheye


    广州澳门归来后没几天,闲不住的我又被朋友叫走,飞到上海,与北邮摄影社的学长大神会和。他刚刚离职在整个大南方旅行,我们从上海出发,一起前往安徽黄山。

    病好没多久,膝盖又有伤,可是我依旧选择背着几十斤的器材出门。实在是因为贪心:许久未拍自然风光,第一次到黄山,我也渴望能够拍出一些自己满意的风光片(作死)。可是更加作死的是,在黄山脚下,少年意气又风发,面对索道我不走,脑子一冲动,两人竟然选择了徒步上山。于是我的上山之旅,成为了十一个小时边爬边拍的“极限运动”。从山下的云雾笼罩,一直爬到了云海之上,一路风光无限,却也让我们疲惫不堪。

    赶到黄山上的白云宾馆已是晚上九、十点钟,我们在青旅式的多人宿舍房间住下。虽然房间又湿又冷,可我们也都累成了傻逼,顾不上住宿条件,简单洗漱就躺下休息了。本还计划晚上拍星空,在爬山途中还踩了点,可是到了床边,心里就只想着好好睡一觉。

    还未睡着,房间里的其他游客归来,兴奋地说在光明顶看星星很清晰。我们刚刚放下的心又按耐不住了。怎么办?——作为风光狗,怎么可能会安心休息呢。最后,还是叹着气穿了衣服带好装备,放弃睡眠,出门拍星空。

    我和大神并没有去光明顶,料想着人会很多,拍照也十分不方便。两人向着上山时的路,我们来到了宾馆附近一处不知名的平台,正是白天踩点的地点之一。山上的深夜是真正的漆黑,偶尔会看到几处灯光;隐约可以分辨远处的山峦以及云雾,似有光亮,又无法看清;抬头便能看到密密麻麻的星空了。尽管冬季银河有些不尽如人意,但是在云天之上仰望,星河格外纯净。

    拍过很多次星星的我不紧不慢地拿出器材,可同时大神早已按捺不住在长曝一张了。还没等我支好脚架,便听见大神兴奋地叫道:“麻团快来看!”我笑他大惊小怪,可是看了相机预览之后,我也兴奋地手舞足蹈起来。原来山下的光污染照亮了山间的云海,竟有多样的色彩。黑夜之中肉眼无法分辨清楚,可是在相机几十秒的长曝光里,这五彩云海格外明显,与星河相互辉映。如此独一无二的景致,让我们一时词穷,只能互相兴奋地说着“牛逼牛逼”。

    于是,星夜之中,黄山之上,两个冻成狗的摄影爱好者忘记了爬山的疲惫,专心地投入到拍摄之中。我们似乎忘记了山上的寒风凛冽,只有偶尔的快门声。最后,我用鱼眼镜头将五彩云海与星河共同留在了相机中。那时我便已经在想,此情此景,将是我摄影之旅最为难忘的时刻之一吧。徒步上山的决定有些“愚蠢”,但是如果选择坐索道上山,便不会发现这处拍摄地点,也不会遇见这五彩云海。因缘巧合,有此景致也算是不虚此行。

    ——登云坐看虹入海,扶天遥见一星河。2015.1.15 于 黄山


四、茫茫雪国:Drift away.

    2月5日 于 吉林 长白山老爷岭

    iPhone+VSCOcam.


    大四上在2015年的1月末结束了。我回到了家乡:吉林农安县,却不知怎么向父母说明自己考研的失利,以及想专心做摄影的意愿。在家里呆了一天,我便又回到了长春,与其他摄影爱好者回合,一起出发,前往长白山魔界。

    说来也是惭愧,作为一个吉林人却从未去过长白山。其实这次我们也并没有上山,而是在魔界附近的一个小别墅住下,轻松地游玩了几天。本想着在极寒环境下拍摄与冰雪相关的主题,却因为这个冬天格外温暖,气温不够低,许多景色都大打折扣,我用相机也并没有拍出自己满意的照片,更多的时候便是用手机在随时记录了。

    这天我们一起来到魔界附近的老爷岭,山岭其实并不高,但漫山都是厚厚的白雪,我们走在没过小腿的雪野之中,即使是在东北长大见惯了雪的我也觉得新奇,心情格外好。在山坡上,有人选择打雪仗,有人选择拍人像,都不感兴趣的我便和另外几人选择继续往人迹罕至的地方前进。山雾缭绕,天地皆白,我们几人走在深一脚浅一脚的雪地中,并不知道前方有什么,不过也还是继续向前走。

    一个伙伴走得快些,在我眼前他的背影越来越小。我看着他的背影,直到我停了下来,决定拍下眼前这一切。我没有拿相机,而是掏出了手机。在极寒环境下,我的iPhone经常低温保护自动关机,我便把它放在大衣里的口袋。万幸的是,那一瞬间,手机没有被迫关机。

    雪野茫茫,两边白松沉默不言。一个孤独的旅者向前走着,不知去往何方。我拍下眼前的背影,或许是因为那幅画面很符合当时的心境吧。

    ——【Drift away.】2015.2.5 by iPhone, VSCOcam.


五、城市余晖:Ant-Man.

    5月16日 于 北京 三里屯

    iPhone+VSCOcam.


    寒假结束,回到北京,面临毕业,我也不得不要做出选择了。我未敢向家人完全吐露自己的心迹,只是念叨着自己会找个工作。嘴上说着追求所热爱的东西,真正面对,却不知从何做起。本专业通信的工作,我不感兴趣,当然工作也对我不感兴趣;后来我找到了自己十分喜爱的摄影杂志的编辑的工作,得到了前辈的许多帮助,自己也决心以此慢慢起步。但是个人的梦想与意愿没有得到长辈的支持,自己深知种种条件也不能允许这个冒险,后来本身也是心软了,不忍让家人为此煎熬。最后我妥协了,商议之下决定选择gap一年出国,但攻读的依旧还是本专业。

    四月末,一切尘埃落定,无需为工作而挣扎,也无需为摄影而冰冻亲情,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放弃,就好了。

    那或许是一段更为迷茫的时光:在做了决定之后&找留学中介之前的那个五月,我终于放松下来,不必再为找工作而发愁,表面嘻嘻哈哈地告诉别人自己要出国了,除了毕设也无需做什么,看似十分悠闲,其实却是浑浑噩噩。朋友们都说出国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我也知道,出国留学提升自己,开拓眼界是一件更好的事,可同时那种被迫放弃自己的梦想的心碎的感觉混在一起,总归是一种复杂的感受。那种心痛的感受,他人无法体味,我也永远不会忘记。

    那天,“悠闲”的我在三里屯闲逛,而每次到这个老法师偷拍美女的“街拍圣地”,我总会尝试拍一些小街头。正是黄昏时分,我关注到夕阳余晖逆光下的阿迪和彪马两处楼之间天桥有行人走过,脑海中便立刻勾勒出一幅画面:若是有人经过天桥那正中间便十分好。我选择了仰拍方式,将建筑部分作为画面内容的大部分,而人物如蚂蚁般大小,形成对比却也是关键兴趣点。

    人流之中,我停在那里举着手机等待了很久很久,可是再也没有人经过。十几分钟过去,我正打算放弃,这时忽然有一个背包客经过,而且竟然恰好停在了画面的正中心。

    我惊喜地叫了出来。而我没有想到的是,他似乎也看到了我,居然还向我招手——我还特意回头看看身后是不是有别人再跟他打招呼——但是没有。他确实是在向我招手。逆光之下我看不清这个人的脸庞,只知道连拍拍下了这幅画面,而同时,自己为这个“神来之笔”笑出了声。

    然而我最后没有选那个人挥手的那一张。一开始我觉得很惊喜,可是后来我觉得有些刻意了。当时的我,更喜欢他兀自站在那里沉默的那一张。

    在这帝都的黄昏,城市的余晖应该照亮了我的脸庞。我看着那个蚂蚁一样大小的人,就像在看着我自己。我站在那个小天桥上,向这个城市挥手。可是后来我放下了手,只是默默站在那里,看着这望不到头的城市,脸上微笑,心中却有一点苦涩。

   ——【Ant-Man.】2015.5.16 by iPhone, VSCOcam.


六、毕业万岁:Where are we?

    7月2日 于 北京 北邮

    iPhone+VSCOcam.

    2015年7月初,我在北邮本科毕业了。 

    之前我常常会想象自己将如何结束自己的大学生涯,却从未想到现实是那样的令人失望与遗憾。大四的最后一个月我找了留学中介开始学英语,全身心投入到出国的准备中,准备材料、学托福和GRE:时间紧迫不等人。繁忙之中,我也被迫放弃了毕业时光的许多畅想与计划:没有和摄影社、和班级的毕业旅行,没有用自己的想法和创意拍毕业照,没有印自己拍摄的明信片,没有和许多人好好地告别……六月好像就是在一次又一次毕业晚会,一次又一次聚会撸串喝酒的匆忙之中过去了。当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在7月2日的北邮风雨操场,我们2011级的毕业典礼上。

    毕业典礼在操场露天举行,绿色的操场上铺满了蓝色的塑料凳。暴晒之下,我们穿着马上就要还给学校的学士服,等待着领导们的讲话,宣了誓,扔了帽子,便结束了。毕业典礼之后,学院的学位授予仪式又开始,我们在操场上排着队,等待四位院领导给我们进行学位授予。

    那些个蓝凳子,早已被整理成了一摞摞,被人暂时遗忘了。我看着他们,鲜亮的蓝色在鲜亮的绿色上很是显眼。他们好像一个个“小蓝人”,在操场上疑惑不解:我们是谁?我们在哪儿?我们要到哪里去?

    那些问题,更应该是我问我自己的吧。一年之前,我还站在操场主席台的天台上,拍下了2010级的毕业典礼;眨眼之间,我自己也毕业了。大学生涯的最后几个月匆匆忙忙地过去了,而那时候的我在操场穿着学士服排着队,真的真的很迷茫。

   ——【Where are we?】2015.7.2 by iPhone, VSCOcam.


七、言之命至:China Central Place 华贸中心

    8月27日 于 北京 华贸中心

    Canon EOS 5D Mark III + Canon TS-E 17mm f/4L


    2015年的夏天,一个不能叫做暑假的暑假,我没有回家,继续在北京准备着出国。舍不得离开学校的我在学校里租了一个房间住下,全身心投入到托福和GRE中。

    那是一个人的七月八月。习惯了宿舍的群居生活,一个人在破旧的小房间里没有聊天和玩笑,只有闷热得睡不着的沉默夜晚;一个人学英语却也发现不太灵光的脑子什么也记不住了;一个人在同样的球场打球,可是膝盖疼痛的束缚也让自己成了坑人的队友。

    幸运的是,那也不算是一个孤单的暑假。遇到了亦师亦友的老师,也会有与朋友难得相聚的时刻。七月八月没有兴致专门去拍摄自己东西,不过能够有两次和好友到京郊的游玩:一次是和大神、艳照老师以及即将出国的土匪说走就走的爨底下之旅,一次是和光影联合会的其他好友到张北草原野营拍星星。这两次出游我用相机拍了一些照片,但也都是他人的创意与想法,并不是真正属于我的片子。

    直到8月的末尾,英语学习开始接近尾声,我也要在九月初回家考一次托福。那个漫长的夏天也要结束了。在那八月末,我决定背起相机,继续进行我的摄影计划的准备工作。

    2015年的3月,我用自己靠摄影赚的钱买了梦寐以求的17移轴,打算好好拍一下严肃的建筑。尽管之前的13年14年自己疯狂的爬楼,但那只能算是把建筑放入画面之中,并不算是拍摄建筑。买了移轴的我也酝酿着在北京拍摄一些优秀的现代建筑作品。当时自己也做了详细的调查与计划,定下了二十多个拍摄对象,并且为此做了很多适应移轴的镜头的拍摄练习。但是后来因为毕业以及准备出国,便没有多少拍摄机会,无心投入。

    在那个八月末,我决心再一次背起相机好好拍一次建筑,不算是成品,只当做为以后的摄影计划的练习。我决定拍摄计划已久的华贸中心,又故意选了不好拍的角度,为了最完美的成品又一次连续三四天出门,从北邮跑到大望路,不断地尝试,不断地琢磨,才有了这个最后的成片。它并不完美,瑕疵也很多,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东西,却是我不断提升自己的一个见证。

    那个八月末,看无限挑战歌谣祭见刘在石又一次唱起了熟悉的言之命至,忽然从歌词中看到了自己。或许只是一个念头,让我想把英语暂时放一放,再一次全身心投入来拍一次建筑。那几个下午,就像从前我进行自己的爬楼计划一样:我背着摄影包,戴着耳机独自一人穿梭在地铁和街道,前往拍摄地点,默默坚持着。那几天,我好像又回到了从前有着憧憬和决心的摄影岁月。

    言之命至,会成功的。

    ——【China Central Place 华贸中心】 2015.8.27 于 北京


八、曰归曰归:思过。

    9月6日 于 吉林农安

    iPhone+VSCOcam.


    9月5日在长春考完托福后,我又一次回到了家乡。再回北京之前我决定在这个熟悉的小城呆两三天暂时放松一下自己。

    第二天,我陪母亲去她学校里打乒乓球。每次回到家都能看到巨大的变化,而这个夏天,县城最主要的一条路:农安大路为了拓宽路面正在掘地重修,而学校门口的石狮子也被搬到了校园里来。那是陪伴我童年的两个石狮子:从两三岁家搬到母亲学校旁的家属楼,直到现在,二十年不知我看过它们有多少回,而如今再次见到,居然是被人丢在一旁,静静立在操场的边缘,面对着围墙,就像是在面壁思过一样。我忽然觉得很有意思,便走到他们背后,拿出手机照了下来。

    对于别人来说,这是一个有点小幽默的手机摄影;对于我来说,有着更多的意义。我看着这两个“面壁思过”的石狮子,心里却在想着我的家乡的变化。2015年的下半年,之后的我又回了两次家,也都是为了考试,而每次回去的时候都跟之前的四年每一次归乡时一样,都能发现这个小城的新变化,它正在一点点地变得陌生。而我似乎也不适应这里了:每次回来居然会不适应自己家乡的气候,想来有些荒诞。也许以后我每次回到都会看到不一样的变化,家乡永远是家乡,可是我也知道,我离它越来越远了。

    ——【思过。】2015.9.6 by iPhone, VSCOcam.


九、孤独为伴: Rainy Days.

    11月19日 于 北京 特15路公交

    iPhone+Mextures & VSCOcam.


    下半年我依旧住在北邮,而学英语的地方在中关村。偶尔,我可以和朋友在一起吃饭聊天;而更多的时候,是我自己一个人往返于中关村与北邮之间。与夏天的不适应不同的是,我已经习惯了这种孤独。每次学完英语,从中关村SOHO出来,走到欧美汇,看一看耐克的篮球鞋,然后走到新中关,等待特15路公交,上车后便爬到公交二层,坐在最前面的座位。不是上下班的时间,往往整个二层只有我一个人,在最前面静静地看着前面的车流。

    这天,北京降温已有几天,外面下起了寒冷的雨。我又一次上了特15路,坐在二层最前面的座位。夜色已经上来了,车里的空气遇到了黄色与红色的灯光连同寒冷,氤氲开来,化作一团团的水汽。

    我坐在那里,默默地看着窗上模糊的色彩。后来想拿出手机拍,拍了许多张也不知道自己在拍什么。忽然,我明白了,在窗上写点什么吧。

    我回头看,整个公交二层仍旧只有我一个人。我回过头来,却不知道写什么好,最后决定就写“下雨天”吧。小心地把英文写了上去,然后掏出了手机,拍下了窗上的字,以及城市的车水马龙。

    2015年,手机摄影的计划我依旧在坚持,拍到了很多让自己满意的作品,这一张其实很是平庸。但是它背后的故事或许是我最难忘的吧。在那个寒冷的下雨天,一个平庸的少年独自在公交二层自娱自乐,未觉得苦涩,也没觉得孤独。

    孤独仍在,我已习惯与它为伴。

    ——【Rainy Days.】2015.11.19 by iPhone, Mextures & VSCO.


十、旅途一瞬:Glimmer

    12月1日 于 越南 会安古城

    RICOH GR



    11月末12月初,因为之前十一假期时在朋友段酱的推荐下参加了赤兔APP的摄影比赛,最后获得了大奖,所以得到了免费去越南岘港双人游的机会。从未出过国的我也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出国会是越南。忙于英语的我没怎么做越南的功课,就和同伴鲍鲍一起出发了。

    这是旅途的第二天,我们两人选择了自由行,下午决定再一次来到岘港旁的会安古城,好好地感受越南古城的氛围。会安古城总会和丽江相比,虽然我没去过丽江,但还是不负责任地觉得会安古城的商业化不怎么让人厌烦,而景区之外的会安也让我们领略到当地人真正的生活。

    越南之行我开始努力摆脱器材的束缚,尽管带了不少,可是思考之后还是把三脚架、鱼眼镜头等等不必要的器材都放在了酒店。尽管5D3背在身上,后来我也渐渐忘掉了它,手里拿着理光GR这个小相机,随意地拍摄会安古城的街头巷尾。5月份买了GR后,便当做了我随身携带的备用机,一直在拍摄街头计划。半年之后,GR已成为我爱不释手的拍摄工具。

    夜幕降临,会安古城河边更显热闹。河流两边店铺、路边摊人来人往,暖色的灯火映在水面,与船只以及当地人贩卖的纸制的花灯漂流在一起,映照出令人沉醉的夜色。我们过桥时,鲍鲍走得快了些,我正在向前张望着人在哪里,却在人流的缝隙中,发现了一个孩子。

    河边都是小商小贩与游客,我一眼便注意到了那个小孩子。他独自一人默默地蹲坐在那里,面前点着一根小蜡烛。他正在试图点着一个纸片,而周遭的喧闹,似乎与他无关。

    全世界仿佛都安静了。我似乎把跟上鲍鲍的脚步这件事情忘得一干二净。我掏出了GR,走近了这个孩子。我蹲下,把这幅画面拍摄了下来。—— 这张照片,也成为了我越南之行最喜欢的一张。

    夜色浓重,环境太暗了。那时的我摈住呼吸,生怕会把照片拍糊了。那一瞬间,我想着,要是他能抬起头看看镜头,若有一双清澈的眸子被烛光照亮,那该多好啊。可是我又马上放弃了这个念头:不应该惊动了他啊。只觉得顺其自然,眼前这幅情景,多好。

    奔波的旅途之中,那一抹微光,最是让我难忘。

    ——【Glimmer.】2015.12.1 于 越南 会安古城


    2015年的年末总结写的晚了许多,等我想好如何讲述,这一年也马上要与我告别了。

    或许,这十张照片未必是我这一年最喜欢的照片。还有许多照片,我发布出来的,或者是保存在相机与电脑里的,或许当时会让我更加喜欢。而我渐渐发现,选这些照片的理由,已不仅仅是喜欢了。更重要的是,我不由自主地想讲述它们背后的故事,想以此讲述我的2015年。

    现在的我应该承认,这一年其实留下了许多的遗憾。而最大的遗憾,便是我没有全力追逐那曾经口口声声的憧憬与决心。或许在长辈与许多人眼中,一个在北邮读通信的工科学生去做摄影,那是我不成熟的想法和冲动;把兴趣当职业,是迟早会把热爱毁掉的决定……但是只有我自己最清楚,那是我在摄影之路上思考了很久之后,所作出的一个成熟的决定。尽管我妥协了,现在没有去实现它,但是我依旧不会鄙弃曾经的决心,即使他人嘲笑我的食言,我也不会在意,因为我知道自己只是暂时地放下了,而未来,永远都是未知数。

    “我曾对2015年有许多的畅想,但那时的自己却没有想到,这一年却是这样度过的。”

    说这句话会有无奈的苦涩,却也会有回忆的欢愉吧。尽管过去一年我走上了完全没有想到的另外一条道路,可是明年,又是未知而令人无限憧憬的。

    明年,2016年,我会做什么呢。

    明年,在离开北京之前,我会好好地完成我的摄影计划,建筑,街头,手机摄影……同时也要充实自己,为出国留学作最好的准备;而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明年夏天我将会飞向大洋彼岸,而在那之后,又会是怎样的经历呢?……哦,我不知怎么想象,而这便是最让人兴奋的一部分吧。对于一个永远喜欢全新挑战的我来说,千篇一律的规划才是苦难;而有着许许多多可能性的未来,也是一个个很冒险的梦吧。

    最初,开始拍照的时候,总想着要想感动别人,先要感动自己;可是现在逐渐明白,无论是摄影,还是其他许多我们的热爱、努力、追求、所作所为,最忌讳的就是自我感动。所得到的,所承受的,所经历的……都已经过去。要满足,也不要满足;要沉迷,也不要沉迷;不要停止,不要停止,不要停止。

    2015年过去,2016年会来。新的数字打出来会有点生疏,可是马上也会习惯。数字本没什么意义;所谓的年终总结,或许也是自我感动的一种吧——不过,每年这个时候,总要给自己一个感动的机会,是吧。

    感谢摄影。

    感谢生命。


    P.S.北京高校2015Best10活动链接:http://pabuaa.lofter.com/post/1d9e870e_93649fc#


                                                                


                                                                          2015.12.30  于 北邮



评论(24)
热度(222)

© 麻团张 | Powered by LOFTER